火烤莲花酒

【三十天写作挑战】Day1

请以印象重写一遍过去的某篇黑历史!(写完再跟过去的对照XD)。

……我是不会找出来对比的!

黑历史什么的,好像那时候就是这种……没有什么重点的流水账

-------------------------------------------------------------------------------- 

 

我是撒加,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前圣域教皇。至于为什么是前教皇,这就说来话长了。总之,我曾经做了一些错事,最后在我女神面前羞愤地自杀了。女神是真女神,战斗女神雅典娜,虽然她似乎没有什么战斗才能,但是别误会,我们圣斗士对她都还是绝对尊敬的。

说起来我还有个弟弟,特别不省心的那种,从小打也打不好,教也教不好,我良心未泯那会儿就苦口婆心劝了不知道多少次,最后还是只能把他关起来了事。关于这件事其实我也有反省,作为一个兄长这种处理方式未免过于简单粗暴,也不利于儿童的身心健康成长,容易形成反社会人格,不过那时候圣域事务繁多,我还整天被精神分裂折磨,实在是没有太多精力去操心一些琐碎的家庭事务了。

前面说到我已经死过一次,所以我本来只是想在冥界作为一个幽魂安安静静的写我的回忆录。当然那地方冰天雪地的实在不怎么舒服,每天不活动活动筋骨作为一个28岁的高龄圣斗士还是有点熬不住。就在这日复一日的折磨中,一个不露脸的兜帽男过来把我复活了,自称是哈迪斯,并给了我和我的黄金圣斗士小伙伴们十二小时的时间去刺杀雅典娜。

……啊???

我凭啥要答应你?永恒的生命这种一听就是假的条件也亏你说得出口?而且听起来根本毫无吸引力啊?当场我就想躺回棺材里,不过在收到那个曾经死在我手下的前前教皇史昂的小宇宙传音之后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就沉默了。为什么,为什么这种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呢?唉,算了,不就是当个坏人吗?以前也不是没当过,就是苦了卡妙和修罗。

话不多说,我们在日落之后赶回了圣域,带着这个吸血鬼体质一样的身体,回到了这个我挥洒了全部青春热血汗水激情的地方……呃,不对,这个台词不太适合我这种成熟稳重的人,总之先找个兜帽遮一遮脸,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甩掉哈迪斯派在我们屁股后面的几个跟屁虫顺利把消息传达给雅典娜。穆应该在白羊宫吧?还是蛮好奇他发现是我们以后会有什么反应的呢。他那么聪明沉稳的一个孩子,当初为数不多看穿了我身份的人,哦不,现在是真正的男人了,小瞧他可是会吃亏的吧。

事实证明我还是小瞧他了,水晶墙后的那个凛然的身影,作为圣域的第一道守护,看起来是如此的神圣不可侵犯,如此的耀眼,要不是后面的冥蝶还在飘啊飘的,当场我就想把真相告诉他……

谢天谢地,史昂来了,他拦下穆把我们放了过去。可能的话我们当然尽可能不想与战友们交手的,所以在金牛宫当后面的冥斗士现身要跟阿尔迪巴郎对决的时候我们毫不犹豫选择了开溜。当然此时我还对发生在教皇厅的事情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会在双子宫遇到他。

复活以后我还没怎么来得及思考加隆后来怎么样了,只是在双子宫感受到那股熟悉的小宇宙的时候才意识到了这一点。当时要说不震惊是假的,不过更多的还是对女神的感激之情和小崽子终于长大了的自豪感。既然女神和双子座圣衣都认可了他,那我就算死在这里,哦不我本来也已经死了,那我确实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了。

圣斗士的生命大都很短,毕竟年轻的时候大部分都过度燃烧了小宇宙,或是直接就死在了沙场,不过只要圣衣和圣斗士之名能一直传承下去,爱与和平终将会沐浴大地吧……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来在沙罗双树园为了摆脱沙加而决意使用雅典娜之惊叹的时候我就不再纠结了。只要是为了将最终的胜利献给女神,没有什么是不能够舍弃的。

可是,当我发现沙加是自己在求死的时候,我还是感到了心脏的疼痛。明明已经几乎没有了五感,却还是真实地感受到了那种决意的分量。并不是只有我们这些亡灵的觉悟是深刻的,还活着的他们,或许需要下定更大的决心付出更大的代价……

然而女神用一把匕首接过了我们所有的血泪和伤痛。那我死命也抓不住的倒下的身影仿佛在告诉我,不是我们在为女神而战,而是她的觉悟拯救了我们。怎么会如此,本末倒置呢……我们一路走来背负的那些,原来女神你都知道,都理解,然后想告诉我们,不必如此勉强自己?一种奇妙的冲突的伤痛和解脱感包围了我,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可以做。这本就所剩无几的生命,如果说还有任何意义的话,那就只剩下完成仅存的使命了吧?不管怎么说,打倒冥王总是不会错的目的。

当我们假装抱着女神的尸体去刺杀潘多拉,而发现一切早就被看穿的时候,却也没有了什么绝望啊不甘的感情。太阳好像升起来了,消散之前,我只感到这光芒和女神温柔的小宇宙那么相似,所以最后千言万语,也只化成了一声“雅典娜”……


评论